尼泊爾朝聖醫學交流行(慈語雜誌75期)

仁愛鄉無主墓遷葬(慈語雜誌74期)
1 六月, 2019
梁皇寶懺功德法會
2 六月, 2019

壇城落成 共修持咒獲加持
聖地巡禮 憶念繞塔勤發願

朝聖去!三年前,印度南卓林寺大堪布南卓仁波切發願,籌建「大幻化網文武百尊壇城」,集十方善眾發心護持,終告竣工。仁波切訂於今年國曆四月十八日起,至四月廿五日止,啟建持誦億遍金剛薩埵法會。於是慈心師父率團,前往參加,除護持殊勝法會外,並舉辦中醫醫學交流活動,而法會結束後,更領眾前往尼泊爾各著名聖地朝聖。
四月十五日上午,第一批朝聖醫學交流團一行十四人於本會齊聚,協助將醫學交流及法會佈置的醫材器具上車後,一同出發前往機場搭機。雖不至跋山涉水,卻也歷經一番波折,最後總算於晚間十一時許,到達尼泊爾首都—加德滿都。甫出關,便有堪布仁波切安排的接機人員,協助將行李物資上車,前往市區飯店下榻。一行人歷經一整日的舟車勞頓,早已瀕臨「散架」,稍作休息後,各自回房休息。
隔日一早,眾人用完早餐,並購齊所需物品後,便搭車前往此次法會會場。一個多小時的路程,說快不快,卻由於尼國當地政府在整修道路,沿路均是砂石煙塵,東一個洞、西一個坑;即便進入山區,卻因道路未曾定期保養,以致於雖然坐車,卻像是坐船遇到大風大浪,更像搭乘雲霄飛車,時而騰雲架霧,時而急速過彎。總算,在眾人又將「散架」之際,總算到達了目的地:尼泊爾楊拉雪,為往昔蓮花生大士成道及閉關之聖地,亦即堪布南卓仁波切寺院之所在。
待一行人將所有行李物資處理好後,慈心師父隨即帶領大眾先認識環境,而後便開始準備分組。由於本次的重點任務:壇城供花及中醫醫學交流,因此簡單分為此兩組後,隨即開工!「供花佈置組」由慈心師父領導,先將花材一一分類後,待備齊花器、海綿等物,便由慈心師父領頭插花;「醫學交流組」則由隨團周醫師安排,先將藥物按單、複方及品名分類後,於鐵架上逐一排列整齊並記錄藥名,以供隨時查驗。上述工作,說來容易,做來卻不簡單。由於當地物資缺乏,許多在臺灣隨處可得的工具、器物,在當地卻是難以取得,以致各項工作在資具欠缺之情形下,往往須多付出一倍的時間、心力才能完成。所幸眾志成城,大眾仿效木蘭「東市買駿馬、西市買鞍韉」的精神,終將一眾工作,順利完成。
四月十八日,法會初日。天未亮,寺院內外、壇城大殿中,人潮漸顯;原來是堪布仁波切體恤住於市區之信眾,特安排清晨五點及晚間五點,於加德滿都市區內,設多個站點,並安排接送巴士,接送許多信眾,愛眾之心,可見一斑。八時許,法鑼聲響,宣告法會即將開始;維那以低沉渾厚的嗓音,領眾持誦儀軌,開啟一連八天法會之序幕。
大幻化網壇城,目前於全世界上僅有三座:第一座於四川五明佛學院,由往昔法王如意寶吉美彭措仁波切籌建;第二座位於西藏;第三座在尼泊爾揚拉雪,即此次堪布仁波切發心建造之壇城。法會第二日晚間,堪布仁波切於蓮師大殿面見所有來自臺灣、新加坡等地信眾,除慰問一眾人等旅途辛勞外,更感恩大眾於壇城建造其間,對於資金籌措方面之護持協助,方能令壇城圓滿竣工。
席間,堪布仁波切亦談及當初發願建造、及建造中情事:08年間,堪布仁波切有感「大幻化網」此一密續,由於傳承殊勝,於印度密宗之修持理論上,被視為涵蓋最完備,也最具代表性之法典,甚至在西藏密教修持之傳承中,此密續為寧瑪派及噶舉派等研習無上密續教理,及引作為實修準則之最主要密續教法,珍貴無比。然而時值五濁,凡夫業重,雖有極好的善知識為前驅,卻因業緣之故,往往如寶山而空手回,豈不令人嗟嘆。又或入了寶山、取了珍寶,卻不知如何運用,正如賢師在座,法本在手,如何觀修,卻如盲人摸象般,摸不著頭緒。故而數年前囑人將「大幻化網-吉祥秘密藏續之總義 簡言善辨寶庫之鑰」法本重新翻譯後,並將往昔針對此教法開示之錄音檔,重製為CD後發行。而今更為了令修持者於觀修時,對於壇城結構、寂忿尊聖相、本尊聖相能有所依,避免錯謬。以此為發心點,08年時堪布仁波切晉見貝諾法王,並稟明欲興建壇城之事,同時亦請示法王於何處興建最為適當。
其時,法王悅意指示:若欲興建此一殊勝壇城,最為適當之所,當是尼泊爾揚拉雪一處。蓋因印度菩提伽耶雖為佛陀成道地,是所有聖地中最為殊勝處,奈何當地氣候惡劣,一年中僅冬季適合居住朝聖,而當地民風低劣,若是壇城建造於此,一是無法順應廣大行者修持,二是擔心壇城遭人破壞。而尼泊爾揚拉雪,氣候宜人,民風純僕,除此之外,又是將佛法傳入西藏的大成就者:蓮花生大士當初閉關、成道之處,其殊勝加持力,更適合將壇城建造於此處。貝諾法王並將其所擁有之金子,轉交於堪布仁波切,並囑咐將其轉賣後,以為建造壇城之基金。
如此得到至尊上師貝諾法王之肯允後,堪布仁波切隨即著手籌備相關事宜:土地、建築公司、建材、繪圖、塑造聖像等等。
此大幻化網壇城,共分三層,一樓大殿為大眾集會共修之所;上至二樓,為外壇城及內壇城入口處:壇城四方,安奉四大天王;壇城共分東、南、西、北四門;四門均以金箔貼就,門框亦繪有八吉祥圖;壇城外壁掛滿各式半網鬘,並有箭垛和布些等奇珍嚴飾,各取其代表智慧、大悲、圓滿等義。門外各有四四共十六尊供養天女環繞,個個手捧清淨供品,手舞足蹈,作呈供姿;內壇城中心為主尊及四十二寂靜尊所在;第三層為五十八忿怒尊之所在。 堪布仁波切談及於建造過程時,常常蒙受三寶、護法加持的情形:好比最初尋找建商時,該建商與堪布仁波切洽談後,當晚隨即做了個夢,夢中來了一位相當威武、兇猛的神祈對他說:「現在你要蓋這個殊勝的壇城,記得要用心建造!不可以想著賺錢營利!如此,我當庇佑於你!」醒來後,他將這個夢境轉告堪布仁波切,仁波切也囑託他要用心行事。而該建商自此也十分認真、用心,不敢有絲毫放鬆地將壇城一樓完工。然而,其後卻因為建材成本、人力支出不敷成本,只得向堪布仁波切請辭,而其先前代墊之一切相關款項,一分一毫均未向堪布仁波切收取。此後,一切人力調度、建材調配、工作安排等,均由堪布仁波切自己這位「包商」處理。此時的堪布仁波切,是蠟燭多頭燒:一方面是壇城硬體之建造,一方面是壇城中百尊聖像之建造,另一方面,至尊上師貝諾法王於09年三月示寂,更是令其分身乏術。 此中壇城寂忿百尊聖像,均為銅製品,每尊聖相手上執持法器、坐(站)姿、身著幔衣等形式,均依幻化網密續中所載而製,並非隨意塑造。因此所有聖像完成粗坏後,均由堪布仁波切拿著密續,一尊尊比對,並往復於加德滿都塑師處,與其溝通修整,方告完成。聖像之顏色亦是如此,由於顏色調配之問題,堪布仁波切幾乎必須將每一尊聖像往來運送至印度新德里上色,完成後才又送回尼泊爾,此中困難,無法述說。
此外,上文提及壇城外部之各式半網蔓、箭垛等裝飾,均是堪布仁波切於印度新德里購齊材料後,再運送至不丹,由當地塑師製作後上色完工,再送回尼泊爾。 經由堪布仁波切之宣說,大眾方才瞭解,現在大家所看到的壇城、聖像,是經過「重重關卡」方告圓滿竣工。堪布仁波切說來輕鬆,細思維,才發現其間困難,實無法想像。然而堪布仁波切也打趣地說:「資金的部份,有勞在座諸位;建築的工作,我一手包辦了。而壇城能順利完工,則是我們大家的功勞。」
而堪布仁波切亦囑付會計師,將每筆來自海內外如臺灣、新加坡、歐美等地信眾之捐款,均要仔細載明其進出,並集結成冊。當晚也將進出帳冊整理給予大眾觀看。 另一方面,隨著法會的開始,醫學交流的活動也接著展開。在慈心師父及隨團周醫師的領導下,日日均有破百人來接受診治。更有「吃好到相報」者,自己來接受診治,得到相當的復原後,便一傳十、十傳百地競相告知,小小的診間裡萬頭鑽動,人人摩肩擦踵地擠得水洩不通。而大眾往往走在路上,均會遇到受過診治、獲得甚大幫助後的病患相遇,每個人均是豎起大姆指給「讚」!團員們雖然語言不通,卻也可以在彼此的「手語」中,得知其病痛減輕,為其感到相當歡喜。
一連八日的法會,最終日一晨,由現今寧瑪派白玉傳承座主古千法王、大堪布南卓仁波切等上師領導,於壇城四門口前發願祈請後,開門進入內壇城之中,瞻仰文武百尊聖像。晉見壇城後,堪布仁波切簡短開示道:此一壇城之落成,實為集十方大眾之力,方告圓滿。之前亦曾曾向雪域共主達賴法王,以及現年百歲的大成就者-嘉察仁波切稟告:為慶賀壇城竣工,將舉辦此次集結大眾誦持億遍金剛薩埵之殊勝法會,並將隨喜發心贊助一切經費大眾名冊,呈予法王及仁波切。兩位仁波切獲悉後,相當高興,並指示此一壇城極為殊勝,須得隆重舉行。達賴法王致贈釋迦牟尼佛及蓮花生大士聖像各一尊,置於壇城內,供大眾禮拜;而法王及嘉察仁波切更允諾,會為護持大眾祈願祈福。而後,堪布仁波切更與大眾每人結緣一尊文殊菩薩聖像,祈願文殊菩薩勇猛智,破除愚夫闇無明!而法會便在隨後由古千法王所主持的長壽灌頂中,宣告圓滿。
法會圓滿後,古千法王亦慈悲接見朝聖醫學交流團大眾。由於此前醫學交流團才剛從四川白玉祖寺結束醫學交流工作,因此法王特別感恩醫學交流人員之辛勞,千里迢迢地前往四川進行診治,廣大地利益了當地僧俗眾。 隨著法會的圓滿,醫學交流團的工作也告一段落。大眾將環境稍做收拾後,隨即搖身一變而為朝聖團,準備前往尼泊爾各有名的聖地一覽。
第一站,先前往揚拉雪當地著名的蓮師聖地尋訪。首先到的,是離堪布仁波切寺院步行約五公里之一處山洞。相傳往昔當地曾有毒龍作祟,四處為非做歹,禍害當地。蓮花生大師來到此地後,隨即運用神通力,將毒龍石化後降伏,並令其生生世世為佛教護法。至今,仍然看到石化後的毒龍頭,栩栩如生。而龍頭下的山洞裡,也有往昔蓮花生大士於此閉關時,所遺留下之頭印,令人嘆為觀止。
隨後一行人沿山路逐步向上,先是來到一處寺院。據說,此寺院沿山而建,奇妙處在於寺中有一塊大岩石,其上有兩尊佛像,一尊是黃財神,也是印度教中掌管財寶受用的象神;另一尊則是度母像。奇異之處,在於這兩尊聖像,均是自石頭中「自生」長成,非是人工雕鑿而成。後人發現後,便沿著此塊岩石,而建造此座寺院。數十年來,供燈禮拜者不斷,而兩尊聖像,其面容姿態愈加顯明。一行人便在此點燈發願,稍事休息繼續向上!隨時一行人繼續向上爬行,來到另一處聖地。同樣是蓮花生大士閉關、成道之山洞,此洞外壁上,亦有昔時蓮師按上手印聖蹟,外面更有後來於此閉關成就者,所留下之足印。無論手印足印,痕跡分明,清楚無比,除了讚嘆,還是讚嘆!
隔日,一行人搭車前往加德滿都,準備前往著名的四眼天神廟,即名聞遐爾的「博達佛塔」,以及當地有名的「猴子廟」,即聖境山寺(斯瓦揚布寺)。臨行前,堪布南卓仁波切特地開示大眾此兩處聖地殊勝之處:博達佛塔下,有一處自生泉水,每年在固定的一日、一時之間,會不斷湧出甘露水來。由於往昔曾經發生民眾爭相搶奪甘露之舉,據說若有人私自濫取,該水源便逐漸停止流出,待他人再次取用時方才會徐徐流出,當地政府為免爭奪情事發生,方介入控管。而今博達塔四週,儼然已成為當地市中心,凡提起加德滿都,無不知博達佛塔者。覆缽式塔身的塔頂上,繪有象徵智慧通達無礙,照遍一切煩惱的智慧佛眼,因而訛傳為四眼天神廟。而圍繞佛塔,寺廟、店家林內,成為另一奇景。
另外,「猴子廟」是由於該佛塔四週,為猴群聚居之所,往往繞塔拜佛時,轉個彎便與猴子來個「不期而遇」。堪布仁波切開示此聖地之殊勝:相傳往昔,曾有一個水晶佛塔憑空飛至此處,放射璀璨光芒,遍照十方。當時山腳下,有一湖環繞,令聞名而來的信眾們,欲上山瞻仰佛塔卻不得其門而入。此時,文殊菩薩(一說是龍樹菩薩,亦有傳為當地成就者之說)發大神力,劈山放水,將水導走,大眾方得上山一睹此珍奇水晶佛塔。後人為求保存此一珍貴佛塔,遂於其上建寺造塔,將其包覆。堪布仁波切並說此佛塔於每年固定的日子、時間均會放光,無論僧俗二眾、布衣行者均能見到其光四射,奇異無比。登上猴子廟,一樣是店家林立,不同的是,滿地猴子、飛躍騰跳於佛塔、寺牆之上,蔚為奇觀。於塔邊向外遠眺,更可看到整個加德滿都市景,唯當日天候不佳,無法「一覽無遺」,實屬可惜。當下大眾一一於塔前發願,並繞塔三匝,於寺內點燈祈福後離開。
此次尼泊爾朝聖護法醫學交流團,感恩十方善眾在經費、醫材上的發心護持,得以順利圓滿。參與人等,均是「滿載而歸」,一方面朝聖轉塔發願廣植福田、參加法會得見殊勝壇城種下解脫勝因、醫學交流施藥廣行菩薩行,大眾便在如此福慧俱增、法喜充滿的心情下賦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