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藏教法

中陰聞教解脫 勘布仁波切旺秋索南主講 釋語施法師 口譯

聽聞佛法時,一開始須先發起廣大心量,具足菩提心,具足五圓滿的密咒乘之動機。所謂菩提心,就是修持佛法時,心裡應該要轉變內心修持的動機。一般來說,聽聞佛法時,這個動機,可能會有的心念,是以一個「散」的心來聽聞佛法,亦有可能是以惡業,即「惡心」來聽聞佛法;亦或是善惡的心量都沒有,此心念只停在不善不惡的無際,不管心是善是惡,都須將其改變。因為現在聽聞佛法時,不得單只以世俗之有煩惱的心聽聞。聽聞佛法時,由於學習佛法上,動機十分重要,透過正確的動機,將來在受持佛法後,佛法才能有所幫助。

現在說聽聞佛法,須有正確的動機,什麼樣子的動機,才是聽聞佛法時所必須的?那就是須有一顆菩提心,何謂菩提心的動機?這就是說,聽聞佛法時,當然佛法能夠修持,可以讓人成就、解脫,成就佛果。然而,若是今日的聞法,只是單單為了自己一個人能夠安樂,只是為了自己能夠有利益,那這個動機就不正確。聽聞時,除了希望自己能夠解脫,為了一生能獲得安樂,還要發起一顆不單單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一切眾生,為了自他一切眾生,將來皆能自輪迴苦海中解脫,所以來聽聞教法。聽聞時,此一菩提心,是為了一切眾生,為了能夠帶領眾生離苦得樂,而想要成佛的心。為什麼要這樣子想?

因為輪迴於此世間,一切眾生,沒有一個,於過去世時,不曾經是我們的父母親。以今生的父母親來講,雙親含辛茹苦地,撫養我們長大,冷時添衣,餓時餵飽我們,這些恩情是永遠無法償還的。這些眾生,也都是跟這一世的母親一樣,都曾在過去世為了撫養、照顧我們,付出了許許多多的心血。可是看看一切我們看得到、知道的眾生,幾乎每一個都是在輪迴中受苦。而既然所有眾生都在受苦,現在我們有機緣學習佛法,能夠在此瞭解如何獲得安樂的方法,怎麼能夠單只為了自己能解脫、能獲得安樂而來聽聞?所以聽聞教法時,以一個不單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能帶領一切眾生,將來可以暫時從輪迴苦海解脫,究竟亦可成就無上佛果,以這樣的心念聽聞佛法,就稱為廣大心量,菩提心的動機。

在心中具足如此為了利益眾生、為了帶領眾生得以成就佛果,懷有此一動機的菩提心,有這樣的動機後,現在所要講授的教法,一般是屬於當人面臨死亡時,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修行,才能得以解脫之教法。

此一教法,包含六種中有,所謂中有即常講到的中陰,只是中有的範圍比較廣。此一中有,有六個過程,在往下藏文的經典中,會一一解釋。而在尚未真正進入有關中陰教法裡時,首先在學習上,得知道此為一個為了讓我們解脫之修行。為了解脫,首先在心裡就得先生起欲解脫之心。既然是佛法,便不離要懂得在心裡瞭解輪迴的痛苦,對輪迴生起出離心,瞭解輪迴的痛苦,而想要出離輪迴、求取解脫,則才能體會這些教法的珍貴力量,否則,只是聽一聽,之後對自己也沒有多大的感受,這就太可惜了。

要如何讓心裡能夠生起出離心?如何方能生起厭離輪迴,欲求解脫的心?就得透過一些教法之解釋。首先可以先觀察這個世間,人活在這個世間,得到此一具足暇滿的人身,此一人身何等珍貴,通常人不自知。此一暇滿難得的人身,若是你能真正瞭解它的價值,才會珍惜它,用它好好修行。人身多珍貴?通常於輪迴裡,會提到六道,即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以及人道、天道、阿修羅。六道當中,若去看有哪一種眾生,以地獄道來講,其中有許多冷地獄及熱地獄。在這些地獄中,眾生日以繼夜,由於過往之業報,日日忍受冷、熱,以及地獄裡的刀槍,刀剮、油炸等的痛苦。這些眾生活在地獄,就是只有痛苦而已。

以餓鬼道來講,聽名字就能瞭解,叫餓鬼,表示在那裡沒有東西吃,無水可飲,可能須得經過非常久的時間,在餓鬼道裡忍受饑渴之苦。若是沒有去想,會覺得事不關己,反正餓鬼道的眾生,是在餓鬼道裡受苦,地獄道的受自己的苦,與我何干?這都是因為我們自己還沒在那裡。但是誰能保證將來我們不會墮入那裡?因此,現在尚未因自己的業力,而墮入地獄、餓鬼之處時,心裡要生起恐懼心,希望將來不須墮入惡道受苦。另一方面,要知道自己得到此一人身,而沒有在惡道受苦,是非常值得慶幸之事。所以要對自己現在所得到的人身,感到萬分難得,要知道它的價值,價值何在?就是現在不用去受那種苦。

另外,畜生道,畜生道眼睛就看得到。不管是海裡、陸地上,所看到的那些畜生道的眾生有多少?這些眾生都須受人宰剮等種種痛苦,受人奴役。同樣的,現在的我,亦不須去受此一種苦,相對之下,知道得到此一人身的價值與寶貴,會因此而生起一顆彌足珍貴的心。

若是說,這三惡道的眾生都在受苦,那天道呢?是不是就沒有了?因為他們都在享樂嘛。沒有這麼好的事,即使像天道、阿修羅的地方,雖然感覺上他們因為過去世的善業,得以投生天道享樂,得道無盡受用的財富,然而,這是暫時得以享受的安樂,等到福報用盡,還是會墮入三惡道。雖然說可能有很長的壽命,而在這段時間也可以過著很舒服的日子,然而,總有一天仍然會往下墮。

在人道中,雖然有些人可以得到人身,可以卻生長在沒有佛出世的地方,亦即沒有佛法的地方,沒有佛出世當然就不會有佛法;如果生長在沒有佛出世的時間,或是說在當時剛好沒有佛法,他也沒有機會得以修學、瞭解佛法,求取解脫。另外有些人即使是生長在人道裡,好比我們,身體完好,眼睛看得到、耳朵聽得到,身體的各個器官盡皆健全,這些器官、肢體,可以善加利用、修行,而求得解脫。若是瞎子,會沒有辦法讀;耳朵聾了,就會有類似啞巴的狀況。因此,即使生長在人道,也是會有疾病、障礙的人,雖然在經典中提到聾殘瘖啞,這些殘障者,那是指過去,現在有些人即使是有這些問題,用現代的助聽器或是其它器材,他還是聽得到。但是,他們畢竟無法如普通人一般地學習。

還有一些人,是沒有因果善惡的概念,心裡也不可能相信因果、輪迴,更不相信前世、後世,心裡只有邪見。這類人若是生長於人道,也只會造惡業,來世依然由於自己所造的惡業而受苦。

所以在此有講到八無暇,簡單來講,觀看整個輪迴世間,其實大部份的眾生,沒有機會得到像在場各位,這種真正沒有缺點的人身。大部份的眾生,不是如地獄、惡鬼、畜生在受苦,就是身體殘缺,或是處在沒有佛法的地方,心裡有邪見,因為這些情況,導致他依然得在輪迴之中,依然無法以真正能利用來修行的身體,求取解脫。因此,相形比較之下,自己是非常的幸運。而且以這樣的身體來修行,也能夠證得解脫,瞭解這一點之後,就會相信,現在自己可以,而且有機會修行的人身,非常的寶貴。

剛剛有提到八無瑕,是指由於具有八種無法修行佛法的情況,即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邊地、長壽天、無佛出世、諸根不具、邪見等等。就算生在人道,又因為出生在佛未出世的國土,或是出生在偏僻的地方,以及自身造就諸多惡業,而導致聾殘瘖啞,甚至自己心裡生起邪見等等情況,也都稱為八無瑕。而現再各位並不是這樣的身驅,則叫做遠離八無暇。

另外,佛經裡有所謂的具足十種圓滿,所謂的十種圓滿,是指擁有而且能夠加以利用在修持上的機會、條件,十圓滿裡,包括五個自圓滿跟五個他圓滿。什麼叫做他圓滿,第一,出生在有佛出世的地方,若以為現在沒有,現在只是佛入涅槃,但是教法長存,若是沒有,就沒有機會得以聽聞佛法,所以現代是有佛出世的。

第二是說,即使佛降生到世間,譬如過去佛剛成道時的七七四十九天內並沒有講法,那麼,雖然有佛出世,卻因為佛沒有說法,我們也沒有機會學習佛法。沒有機會學習佛法,當然也就不可能得到解脫,所以說現在除了生長在有佛出世的國土外,佛還廣宣法音,即教法住世。

第三個圓滿,是現在除了佛出世,並且宣說佛法以外,世界也有很多人修學佛法。這意思是說,如果現在想要學佛,卻苦無機會遇到修行甚深的修行者,或是說能夠指點迷津的師父,那麼,想要解脫也是不得其門而入。第三個圓滿就是指有追求著佛陀教法而修行的人。

第四個是指有修持的機會,所謂修持的機會,指的是:心裡具足想要修學的心,所以是指追隨者。

最後,現在世閰上有佛法,佛也講了佛法,而法也都還存在於世界上,也聽聞得到,可是,我們卻沒有機緣,遇到教授、教導的師父,如此,當然即使不管自己多想解脫,也都是沒有辦法的。因此,第五個圓滿就是指「得遇善知識」,也就是「他者的悲心」,這是指有人願意來攝受、指導我們,「其他人」是指有修行的上師、師父。

以上這五個,就是他圓滿,即由其他外在的條件而得來的圓滿。

另外的五個「自圓滿」,是自己現在所擁有的條件,己身所擁有、具足的機會。五個自圓滿,第一個是「人中身」,就是說,活在三界裡的我們,不像地獄、惡鬼、畜生的眾生,我們是生長在人道,「得到人身」這就是第一個自圓滿。

除了得到人身,還能生長在有佛法的地方,即「生於中國」,譬如說,其實世界上很多角落是沒有佛法的,只有某些、少數的地方才有,我們只是剛好有機會生在中國,並且遇到佛法。中國,其實是講「中土」,這邊所謂的中國並不是指中國大陸,佛法裡,所謂的「中土」,是指「有佛法的地方」,以前本來只代表印度,可是,後來佛法漸漸的在印度衰退,甚至有消失的現象,所以現在所講的中土,就是指有佛法的地方都可以叫中土,並不只限於印度。

現在,要能夠學習佛法的話,前提是要出生於有佛法的地方,或許各位會覺得,生長在這裡,好像自自然然、理所當然的可以學佛,可是其實在世上大部份的地方、角落,是沒有機會能夠聽到佛法的,甚至是沒有佛法的。

另外,即使說生長在人道,能夠生長在有佛法的地方,可是有些人會造做諸多惡業,這叫「惡際顛倒」。也就是說,這一世他可能剛好出生在殺生業、屠夫、捕魚等等,或是他本身會因為造作諸多惡業,而無法修行的那種人。因此,我們是「無宿業顛倒」,即沒有造作會障礙自己修行的惡業。除此之外,還能對佛法有信心。許多人雖然有著相當好的條件,家庭也沒有什麼大困難,甚至於他本身也有時間、有機會學習,可是他對佛法卻沒信心。他對如何修行善業就是沒有興趣、沒有信心,不想這樣做。這種人,佛法對他來說是毫無用處的。

因此,這裡所提到的:得人身、身於中土、根具足、無宿業顛倒、助正信,這之中就有提到五圓滿,這五種圓滿裡有包括自己生長在人道之中、生長在有佛法的地方、身體沒有任何殘缺、沒有造作惡業、對佛法有信心。

剛剛所講的十個條件,一條條都是一個修行的機會,如果仔細想想,就會發現自己周圍的人、世間,很多環境裡,大部份的人是沒有這些條件的,大部份的眾生是沒有修持佛法的機會的。而這邊所提的八無暇跟十圓滿,合起來就是十八暇滿。如果思維這十八峽滿,會發現擁有這十八暇滿的眾生,少之又少,而在座的各位,我們竟然是屬於這極少數人之中,極為珍貴的一族。現在,我們所擁有這可以修學佛法的機會,經典中有「牟尼寶」的名詞,用來表示極為珍貴的意思。這個意思是說,透過修行,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,暫時也好、究竟也好的安樂。這個寶物,都已經握在自己的手中了,但是,我們卻不認知、不知道自己有這個寶,相當可惜。所以,要先透過十八暇滿的思維,認知到原來,自己手上竟然擁有這麼珍貴的人身,之後再好好地策勵自己,努力修行,告訴自己:要用這樣的機會修行,讓自己能夠解脫。

所以,現在既然還擁有如此寶貴的人身,就應該好好加以利用,生前只要有善加利用於修行,將來面臨死亡時,就可以無有恐懼,坦然地看待死亡。否則,若是迷迷糊糊,死亡之後,心裡面就只有恐懼、恐慌,不知如何是好。現在的準備,對將來相當重要,有些人或許會覺得人生很苦,一旦遇到挫折,便自殺、跳樓、上吊等等。這些人的想法,或許真的是覺得人生很苦,死了就一了百了。可是,他以為現在死了,下輩子會很好,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下一輩子還可以出生當人。有這麼容易、這麼簡單嗎?反正過得不好,自殺、死一死之後,下一輩子就可以再出生當人。怎麼可能呢?好比現在要種稻,就要先種,不可能莫名其妙的,憑空想著要收成,就可以不用種、不用耕,就會長出來。佛法說因果,如果沒有種這個因,就沒有理由得到果。如果現在種的因是錯誤的,果實就不可能成熟;種的是麥,也不可能有稻子長出來。你以為今生的痛苦,只要自殺就可以了斷,但是,自殺是斷除自己的生命,以此種殺害生命的方法對待自己,來世又怎麼可能再獲得人身?帶入因果的思維,就可以瞭解。

如果想得到像現在這個,能夠用來修行佛法的人身,是相當的不容易的。經典中有記載:要得到人身,要持守清淨的戒律。戒律分有許多,有在家的居士戒、男女眾優婆塞優婆夷戒,出家有比丘、比丘尼、沙彌、沙彌尼跟正學女等七眾佛弟子受的戒,在這之中,還有時常聽到、受持的齋戒。

其實,不管如何,沒有持戒的基礎,獲得人身是絕無可能。現在能有人身,代表以前一定有守戒、持戒,才有獲得人身的機緣,而守戒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經典中也記載著得到人身的困難度,好比海裡有隻瞎了眼的海龜,每百年浮出水面一次,這時,海面上剛好漂有一個牛扼,牛扼就是古早種田時,掛在牛頭上的橫木,上面有個很小的孔。獲得人身的機率,就剛好是那隻海龜浮上來,頭又剛好穿過牛扼的小孔,微乎其微的機率,簡直是不可能!要得到人身的困難度,就像這隻百年才浮出水面一次的龜,要什麼時候,頭才會剛好穿過那個孔?又好比現在手上拿著一把豆子往牆上丟,豆子會黏在牆上嗎?試試看就知道,看看丟個幾百萬、幾千萬顆,會不會有任何一顆黏住?很少、很不容易、甚至沒有。所以,獲得人身的困難度,就是如此。有些人或許會說:世界上也還有很多人啊,有幾十億人口不是嗎?沒錯,但那只擁有人的身體,並不如方才所指的暇滿人身,不是具足十八暇滿、十八個條件的人身,這幾十億的人口裡,大部份的人都缺乏上述的條件。

據此相較,單單看人道的眾生中,具足這十八暇滿的人,真是少之又少,遑論三界六道的眾生?

經典裡說,地獄道的眾生,有如大地塵土般地多,有多少塵土,就有多少眾生;餓鬼道的眾生,有如恆河沙,有多少沙,就有多少在餓鬼道中受苦的眾生。要形容地獄道的眾生,好比釀酒時會留下來的酒渣,只要有一點點酒,就會有細細小小難以計量的酒渣;又好比觀察一個螞蟻窩,裡頭有幾百萬隻的螞蟻一樣。

另外,天道和阿修羅道眾生的數目,好比大風雪中,雪的數目一樣。可是,能夠因為自己的善業,而往生到人道的眾生,卻好比手指甲上的塵土,各位想想,指甲上能承載多少塵土?仔細想想,往生人道已是如此困難,要得到能夠用以修行的人身,更是難上加難。因此,現在能夠擁有這暇滿人身,若不妥善利用,是多麼可惜?擁有人身,可以利用來修行,求得解脫,若不善加利用,多麼愚痴?

然而,有些人會認為自己這一世沒有做什麼壞事,下輩子應該還可以投胎當人吧?並不是這麼簡單。只要仔細想想,佛經中所開示得到人身的困難度,就知道這並不容易。有些人願意輕生,做出傷害自己、傷害別人的事,心裡認為只要死了一切就都沒有了,甚至認為還可以投胎、當人,這是妄想,沒有這麼容易的。現在能夠有身體,還能活在世間,實是難得而寶貴。

另外,可能也人會想:那只要現在修行,無論如何,將來都可以輕易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,可以不用再輪迴。其實,這是異想天開。各位想想,現在不要說要去西方極樂世界,光是要去外國,好比美國,也要坐飛機、坐船,總是要交通工具,總需要準備,以現代科技來說很容易,可是在以前就不是了。人人好像都認為唸阿彌陀佛、學一點點、修一點點,就覺得應該夠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甚至覺得,下一輩子還可以投胎當人。都想得太容易了,一切都需要相當的因緣和合才有可能,而因緣從何而來?靠「修行」,而修行靠的又是「身體」;以這樣的角度思考,就會瞭解到這一生能活在世上,並擁有得以修行的機會,是多麼難得,千萬不要讓它白費。接下來,就開始講授有關於六個中有的教法。

所謂「中有」,一般是分為六個時段,亦即六種中有,包括生前如當下一直到未死之前,叫做「生處中有」,另外還有睡夢階段、臨終階段、臨終法性階段、中陰的階段等等,往下都會詳細地解說。

「中有」的意思是「過渡期」,不是在前面,也不是在後面,是處在中間。有些人會認為「中有」應是指「中陰」的階段,當然,中陰屬於中有,但是以中有來講,並不單指中陰的階段,還包括了生死的任一時期,總歸納起來,分成六個階段,第一個叫做「自性生處中有」。

「生處」的意思,是「本來活著的時間」,而「自性生處中有」是指從入娘胎、出生開始,一直到死亡的人生歷程,都屬「生處中有」的階段。既然知道「生處中有」是指從生到死的人生階段,在這之間,能夠做些什麼修持?各位除了知道每個階段的意義,還要知道該如何修持。

「生處中有」是指現在的人生,各位可以先想想自己從小,譬如說剛開始成長到青年時,求學、做事,建立家庭等等,人生階段中,過去曾經做了什麼善業?曾經造過什麼惡業?仔細想想,這段時間中,有哪些事是為了要保護、照顧家人而做的?另外,又有哪些是為了要對付敵人而做的?仔細想想,會發現到這之中包括許許多多的惡業。將自己過去所造做的善惡業,仔細地想想;人生裡,有些人或許會覺得自己可以很長壽,然而,再怎麼長壽也不過是幾十年罷了,以前的人或許可以活到上百歲,但畢竟是少數,現代也有,但是更少。慢慢地,我們眾生或許會因為福報逐漸減少,相對地壽命也跟著縮減,有些人只能活到七八十歲,甚至六十歲就算高齡,甚至還有人只活到三、四十歲。但是有人或許會說,時間雖短,過得很精采啊,話是沒錯,但是,並不是活得完完整整、順順利利,總會因為某些因緣,而使得這三、四十年的生活,不能夠有自在的身體活著。其實不管三、四十歲也好,活到六、七十歲也好,這一生當中所做的事情,仔細想想、看看,會發現自己所行持過的善業真的不多,而所造的惡業,自己心裡有數。

若是再仔細看看自己能夠活的時間,有些人或許真的覺得自己很常壽,好比生長在天界的眾生,福報具足,可以活得很久,一直以為自己不會死,但是,這個世界上,是沒有「不死」這件事的;即使在天界,也只是覺得自己活得很久,直至福報用盡之日,還是會死。而這些天人生前所做的事情,只有享樂,或是為了讓自己能夠過好日子,而造就諸多惡業。這種惡業的結果,就是導致將來痛苦的因子。所以,在人生過程中,雖然人生不長,小時候不懂,長大後,就算可以分辨善惡,卻也不容易地將時間用在修行上。其實,不久的將來,人人都要看待、面對死亡,而既然知道自己在人生當中,造善不多,將來能夠因為善業而獲得解脫樂果的機會也就不大。瞭解這點,就應該盡力提醒自己:要努力行持善業,對於種種惡業也要戮力斷除。正如經典所提:「不因惡小而為之,不因善小而不為。」有機會行持善業時,無論多麼微小,都要盡力修持,即使無法做大善業,唸一句佛號,並不困難吧?其實,就算是只唸一句佛號,也要讓它成為真正的修持、真正的善業,只要先前有個正確的發心,以為了利益眾生的菩提心來攝持,證行時,用空性、無緣的觀修,結尾時,再把自己的善根迴向。就算只唸兩句佛號,也都是極其難得的善根功德。

或許,如此微小的修行,聽起來沒什麼了不起,可是只要是善業,在未來際就能讓自己獲得安樂。所以,不要因為善小而不修;而一切惡業,或許看起來只是件小事情,甚至認為殺害的不過是渺小的生命,但是這種惡業,在未來際都會導致自己的痛苦。所以,不要因為惡小而去做。盡力在這一生中行持善業、斷除惡業,就會過得相當有意義。

如今,既然還活著,就還有機會修行,更應該好好把握,不管年歲多輕、多高,只要把握修行的時間,就算是只有一年,有些人並不是從年輕時就開始修行,但是,只要抓緊機會修行,就有可能解脫。特別是佛法,佛陀過去講了諸多殊勝的方便法門,佛陀的大慈悲由此可知,透過方便法門修行,即使年紀大了,也不要妄自菲薄,以為自己年事已高就放棄,反而要鼓勵自己,告訴自己:老了也沒關係,只要把握時間修行,還是會有解脫的機會的。

大約一千多年前,在西藏有一位老先生,活了八十五歲,一輩子都在放牛,老了也一樣。一次,他遇到一位成就者,叫做毗盧遮那大譯師,這個老先生遇到大譯師,心裡生起一股很強烈的信心:他應該是個很了不起的修行人。其實,以前的人,並不了解修行人到底偉大在哪,也不是很瞭解,只是他覺得這個人看起來應該是很有修行、很有道行,生起了很大的信心,便依止他、隨他學習,請求教導對他有幫助的教法。毗盧遮那大譯師就教授了諸多修行的口訣,並讓他了悟自己的心性。老先生便如實修持,大約五年後,便証得最究竟的果位,即虹光身。

佛法中,也有許多非常殊勝的法門,能夠讓人在很短的時間裡,透過精進努力的修持,就能夠解脫。譬如說,以前有許多人生平沒有什麼修學,也沒有修持,更沒有時間修行。後來年紀大了,想到自己之將死,想為自己的死做準備,就去修持「破瓦法」,聽取師父的口訣後才修持。破瓦法一般又稱為轉識,通常不需要很久的修持時間,就能得到徵召,臨終之時,就可以靠自己的修行,將自己的心識,牽轉到淨土去。很多人就是這樣子,臨終時得以自在地往生。

這些,都是在佛法中告訴我們的修行方便。既然有如此方便的法門,就不能有:反正自己已經老了,就算了、就不要修了這種想法,現在既然有這個機緣、有這個方便,就不要錯過了。

第一個中有階段叫做「生處中有」,修行時,要盡力讓自己行持種種的善業,把握機會來修持。

第二個中有階段,叫做「夢幻中有」,發生的時間也是在人出生到還沒死當中發生的,發生在哪裡?在人晚上睡覺的時候。由於人睡覺的時間很長,這個中有的時間,相對的也很重要,所以就必需瞭解「夢幻中有」。

所謂的「夢幻中有」,其實也叫做「夢境中有」,意思都是相同的。意思是說,白天裡人做了許多事情,這些事情,都會在心裡留下些微的「習氣」,會種在心裡。睡覺時,心裡就會浮出這些習氣,也就是「夢」。做夢的過程,白天裡你在做事情時,會有「六識」作用,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感覺,晚上睡覺時,剛開始,六識中的五識會暫時消融在意識裡,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會消融在意識裡,所以暫時性的沒有作用,也就是說,睡覺時眼睛看不到、耳朵聽不到等等,這個階段時,原本依附於這五識的心識,暫時消融到意識之中。消融之後,意識,一般是說「阿賴耶」,心的「藏」識,會從阿賴耶中浮出之前所累積的習氣,好比白天有許多想法、做了許多事,這些想法如上所述,已經種在阿賴耶了,即所提「藏識」的心,睡覺時意識就會由阿賴耶中顯現,一現起就浮出種種影像。這時候是沒有外在的東西的,雖然還是看得到、聽得到一些事物,這都只是意識的作用而已,這些作用,也都是從阿賴耶之中所浮出。

所以,在這個過程中,由於佔了整個晚上,大部份的時間都在睡覺,而睡覺時又是處在夢境之中。因此,如果你能夠先認識自己的夢境,然後以自己所夢見的景像來修持,該怎麼修持法?接下來的地方會解說。在夢中要應用這些修持法,修行種種善業。這些修行,要先能瞭解什麼時候做夢,然後見到哪些景像時,清楚知道自己所看到的是夢境之後,透過修行的方法,配合著夢而修行。

睡覺的姿勢,以側右脅睡對修行者為最佳,經典裡有提到,若是趴著睡,容易助長愚痴等煩惱,仰睡則容易助長貪的煩惱,側左脅則容易助長嗔的煩惱,最好的就是側右脅睡。側右脅就是側躺,右手托腮睡著,也就是以臥佛的睡姿入睡,就比較容易清明,比較好。睡時,通常以睡夢瑜珈來講,要運用這種睡的時候修持的方法有很多,若是之前有聽過其它一些上師的開示教導,會做的話就很好。一般就是睡時觀想阿彌陀佛在自己頭的前方或是上方,如此觀想並祈求阿彌陀佛,對阿彌陀佛、三寶生起信心,祈求阿彌陀佛能自己恆常增長智慧,以善心祈求。有時候也可以觀想頂上的阿彌陀佛,好似變小而後溶入到自己的心裡,安坐在心裡,這時就是向自己內心裡的阿彌陀佛祈求,對阿彌陀佛生起信心,希望他能夠引導自己在任何時刻都能以一顆善心,渡過這夢境的階段。這樣子的修持,只要能夠純熟,一旦進入夢境,就都是善業。由於做夢的時間很長,只要一開始時就能做這樣的修行,之後進入夢境時,除了心智會比較清楚外,心也能維持於對阿彌陀佛的祈求以及信心,信心就是種善業,整個睡夢的過程中,就能不斷地累積善業。不然,沒有透過修行的方法加以改變,作夢的時間,夢到好的就是有善心,夢到不好的就是會有惡心,或是迷迷糊糊地  渡過。

這樣的修行有什麼樣的幫助?現在雖然是活著,之後還是都會進入死亡,死亡後則是進入中陰,就是尚未投胎到下一世前的狀態。中陰時,會見到諸多的景象,這些景象都是從自性中顯現出來,也會出現一些生前的習氣。只是,現在生前有修習睡夢瑜珈,一旦練習純熟,進入夢境時會知道自己已經進入夢境中,到時候見到的影像,就會知道是自己的心所顯現出來的。

這樣的練習,由於生前練習得相當純熟,死亡之後,一進入中陰就能夠辨別出在中陰見到的景象,是自己生前練習睡夢瑜珈時一樣,是由心裡所顯現出的。透過這樣的修持,就能夠安然地渡過中陰的恐怖。這當然也是需要生前就做好準備,練習得相當純熟才可以,不然只是迷糊地過一生,睡時作什麼夢也不曉得。因此,睡夢中陰的練習,對於自己將來真正進入死亡中陰時,會有相當的幫助。

目前講了六中有的前兩個:「生處中有」和「夢境中有」。生處中有指的是整個人生的過程,若是能把握人生中任何機會來修行,行持善法,對於將來則益處多多。而睡覺,一天之中人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睡覺,這麼長的時間裡,若是自己的心也能夠透過修行轉為善業,如此一來,睡覺的幾個小時都沒有白費了。

睡夢瑜珈對於面臨臨終階段,有相當大的幫助,要是現今沒有這樣的練習,一入睡就好似迷迷糊糊地,六七個小時間,都處在無覺知、隨著己身業力而心中起妄念的階段中。因此,先跟各位介紹這兩個中有。不曉得各位有沒有問題?

一般來說,在白天做的事,晚上就會現出那種夢,這不用擔心,只要按照剛剛的方法,睡前觀想阿彌陀佛,不論是在頭頂上、心裡都可以,這樣子一來,夢就會漸漸消除。

一般來說,這個修法正如方才所講的,不過要能抓住要領,雖然聽起來修法就是這個樣子,但是要領是在於要在白天時,盡力保持自己對於夢的模擬,好比說,白天做事時,自己能有覺知,並且在心中有個想法、或是見到什麼事時,知道「這就像夢一樣」。白天裡有這樣的練習,晚上時,一開始先觀想阿彌陀佛,無論是在頭頂或是心間,心中有個清明的覺察力,保持這樣的覺察並祈求阿彌陀佛,希望阿彌陀佛帶領自己,不管在任何時候,心裡都能察覺自己是在作夢。祈求阿彌陀佛的這個動作,其實就是在保持覺知。保持覺知後進入夢境,由於先前已經提醒過了自己,好比常常提醒自己要做什麼事,遇到某個情況就會想起。白天能夠常常提醒自己,晚上時,心還是維持在覺知的狀態中,一進入夢時,雖不可能馬上有徵兆,但是透過不斷地練習,直到習慣了,以後就可以辨識出來。在那諾六法中,有提到如拙火、睡夢瑜珈等的修法,其中的睡夢瑜珈就是剛剛所講的,如實修習,這需要的是持續地用這樣的方法練習,練習時保持著白天、夜晚都有察覺力。

生處中有的生是生長的生、處是處女的處,中是中間的中,有是有沒有的有。現在所說的「中陰」,照理說應該是「中有」,中文以前是用中陰,然而一般來說,「中陰」是指人死亡,尚未投胎之間的狀態。「中有」則是表示有很多的階段,其中一個就是中陰,但是是包含在中有裡的一個階段。中陰的陰則是陰間的陰。

這個教法,稱為「六種中有」,是個只要透過修持而能解脫的教法。這樣的教法,若是心裡不曉得輪迴的痛苦,沒有企求解脫輪迴的心,那麼這一個教法對自己幫助不大。那要如何能夠瞭解自己有多麼需要自輪迴中解脫?首先,透過「轉心識法」之思維,就能夠瞭解自己的內心,並且加以轉變。何謂「轉心識法」?其實之前所講的懂得思維「人身難得」,透過瞭解之前所講的八賢暇和十圓滿,心中就會知道現在所得到的人身,能夠修持佛法的人身,相當的寶貴。但若是單單只知道這個人身很寶貴,用處不大。知道人身寶貴,卻沒有加以利用,只是白費而已。要如何才會很慎重地利用這一寶貴人身?就是要思維壽命無常的道理。

「壽命無常」,就是在說所見到的一切事物,無非都是無常的環扣,亦即一切事物,所看到的人、外在的世間,都在無常之中。甚至一切法,也都是在剎那間變化。從小到大,看看現在的自己,從小到現在過了幾年?在這幾年當中有了多少變化?自己都能體會到。僅只從人的角度、以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觀察,每個事物都是在剎那間變化的,並沒有生活在某個時間,就能停止住的道理。每一剎那中,生命都在邁向死亡。死亡與生命的轉變,沒有一刻是能有所停留的。然而,人心中卻常常以為:現在自己活在幾歲,就永遠會活在這個歲;卻從未發覺其實自己每一刻都在變老,從小、求學、青少年、成年直到現在幾十歲的人,不管是自己或是家人、身邊的人,都看得到每個階段中,他持續不斷地變化,這個變化,所講的就是一個道理:萬事萬物皆為無常。知道萬事萬物皆為無常,自己要能生起警惕。如今自己雖然擁有這一珍貴的暇滿人身,卻沒有好好地利用的話,在一個不經意的當下,剎那間就會消失。因此,既然自己已經瞭解這個人身很寶貴,可是卻又很容易失去,現在就得要好好利用它來修行。否則,不久,甚至在剎那之間,很可能就會失去這一寶貴的人身。透過這樣的思維策勵自己,讓自己好好地將心放在對於解脫的修持上。

另外,還可以從「情器世間」中思維無常。以「器世間」來講,雖然這個世界有山河大地,非常的廣闊,但是這樣子的世間,終會有毀滅的一天。根據「俱舍論」中,有關世間成住壞空的講法:這個世間有個遷轉的過程,這個轉變是從一開始的形成,之後保持這個狀態,經過某一段時間後會壞滅,特別是世間要壞滅時,漸漸地會形成所謂的羯磨火(即大火),這個火會漸漸地將大海燒至枯乾,最後整個大地也會燃燒,世間最高的山,通常佛經中是指須彌山。這座山是世間的中心,而且是最大的。當羯磨火燃起,依次漸漸地將大海、川、河,一直到樹林等等的都燒盡後,最後連須彌山都會燒至粉碎。接下來則會有水和風的變化,導致在四禪天以下,即初禪、二禪、三禪和欲界,整個世間都會壞滅。世間壞滅的時候,所有的眾生當然都不再存於這個世間中。羯磨火連須彌山這座世上最堅固的部份都能燒得精光,人這樣脆弱的人身,比起須彌山就像是螞蟻一般,這樣子的生命非常脆弱。然而,人卻常常覺得自己還可以活個幾十年。這樣的想法只會讓自己一直處於自欺欺人的愚昧之中。如果看到將來是連外在的器世間都會毀滅,如此脆弱的人體,當然也會隨時壞滅、消失。因此,透過這樣的思維,會生起一種恐懼之心,一種對於輪迴間,無常剎那變化的恐懼。既然輪迴時所得到的這個人身,片刻之間都有可能消失,時刻都在無常之掌握之中,就要利用現有的機會,好好修行而不單單是指外在的器世間,就連「情世間」,所謂的情世間就是指眾生,或是有「心」的,不管是普通人、修行的聖者都是。過去印度有許多修行的成就者,在佛的年代中,也有許多阿羅漢,他們能夠飛天、入地,能夠以其神通變化,做著利益眾生的事。然而就連這些已經證得非常高成就的阿羅漢或佛菩薩,他們終究有一天會消失、會入涅槃,我們怎麼能覺得:這些事情好像事不關己?覺得反正以前的人死了就死了。

人終有死亡的一天,死亡也無時不刻會降臨,如此思維,觀看以前的修行者,不論是佛陀的時代,或是後代諸多大修行人,現在都已經不在世間了。而既然連他們都有死亡的日子,那麼自己也要懂得去面對。這個道理不難懂,只是自己要常常在心中思維,藉此而懂得珍惜現今能夠修行的寶貴時間。

活在這個世間,是不曉得何時會死亡的。也就是說,死亡的時間是沒有「定」下來的,不可能說今天不會死、明天才會死,以也不可能說是今年還要活著,明年才可能會死。有些人一邊吃飯,噎到就過世了;有人出外,走著走著就突然發生個狀況就過世了;有些人在完全想不到的時間中,莫名其妙的就過世了;當然,也沒有哪些人應該死、哪些不應該死的事。當然,更說不定誰會比較早死、誰比較晚。也沒有年輕的比老年的晚死的定律,沒有的。所看到的世間,活在這個世間的眾生,任何時刻都有可能死去。死亡的這件事,卻是很少人願意思考,願意想著:我可能馬上就會死去。更是很少人會想到「無常」,想到活在這個世間,無常是隨時可能發生的。而就因為從來沒想過,自己會覺得:有機會、有時間、明天再來修行、學佛法,或是以後有時間再來學。就是不瞭解「死亡」是在任何時刻都會發生的情況,就會有自欺欺人的心態,認為自己現在還不會死去。或是說有些人會禁忌提到死,認為這是不吉利等等。更有人明明已經病入膏肓,已經要過世了,還勸他不要想這不吉利的事情。好像以為他還可以多活一些日子似的。這些人的心態,都是認為:不要去想,就不會發生。但是,事實是如此嗎?不想死,就不會死嗎?

每一天所看到的、所經歷的事情,在在告訴著我們自己隨時都有可能過世。可是,自己卻常常覺得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這就是表示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無常的道理,沒有想到無常不是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而不是自己。因此,對於現在有關人生無常的道理,不要當成是將來或是哪一個時間、以後才會發生的事情,而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。「死時不定」的道理,若是心中很認真的思維,就會知道現在為了這一生所做的許多忙碌事,這些事雖然好似是為自己打拼,然而實際上這些奮鬥,都可能在完全無法預料的情況下,一概喪失,所做的努力,到底又是為了什麼?

因此,現在既然已知道人生無常,而死亡又有可能隨時發生,就應該好好地趁現在,把握任何可以修行的機會,就要好好修持。通常一個人能經常思維無常,以無常調伏內心,也會得到與其他人有所不同的功德利益。由於他時常思維無常,因此當一些世間外在的逆緣產生時,他心中亦會用無常的道理將之轉化。好比當生活上發生困境時,他會知道這都是一定會有的無常之理,不會像其他人有所恐懼、生氣等等。另外,若是有人想要傷害他,他會知道人活在世間就是無常的,這些事情,沒什麼好爭。他會以忍辱的心去面對。又好比當他看到其他眾生受苦時,對於那些眾生,他會知道這些眾生與自己相同,都是在輪迴中受著種種苦惱,輪迴本身就是因為無常的變化,而使得自己在這之中沉淪。他能瞭解這個道理,更會特別的對受苦的眾生生起慈悲心。

由此可知,「死亡」並不是不吉利的事,更不是不想就不會發生的事。反而懂得思維無常的人,他的修行才能夠做到較為超越、高等的修行。好比經典中常常可以看到很多,因為瞭解人世無常後,精勤修持而成就解脫。

過去西藏有個修行宗派叫做葛當派。葛當派的修行者,平日無論是在行住坐臥的當下,時刻憶念著死亡。晚上睡覺時想著:現在我一躺下去,明天不知道還爬不爬得起?所以要好好把握現在的時間修行;另外,早上起床時,也會想到:現在我起床了,這個床對我已經沒有用處了。出門時,會想到:一踏出這個門,很可能我就回不來了。另外,回到家門時,又想到:現在我還能踏入家門,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再住在這?到底是死亡發生的快,還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快?透過這樣的思維,恆常地警惕自己要努力修行,要掌握任何時間來修行。透過這樣的思維,就能好好利用這一寶貴人身修行。

在有關中陰的教法中,上面已經提到生處中有和夢境中有。再來則是禪定中有、臨終中有、死亡中有、法性中有等等。

剛剛講到夢境中有時,有提到生處中有是指自出生至死亡的過程,自己瞭解這個過程後,要好好把握今生行持種種善業、斷除種種惡業。再來的夢境中有,就是發生在晚上睡眠時。睡覺時會因為白日所經歷的事情,而在夢境當中再現起。要是能在夢境的階段中認識它,就能夠把夢境轉為是善業的修行。好比日常生活中,當然會覺得所見到的影像,都是自己親身所經歷的,都是真實的存在的。但是,對於修行人來講,白天裡為時刻地將這些影像,觀想成好比在做夢一般,即「如夢如幻」。平時就能時常地以此種覺知之心,了知一切見到的境像,都是有如在夢境當中。接著進入夢境時,當然也就能夠透過熟練而認知。因此,過去的成就者、修行人,對他們來說,清醒時與晚上睡夢時是毫無差別的。清醒時能知道所見到的一切法都是如夢如幻,入夢境時,也能夠認識所顯現的境像也是如夢如幻的,這就是所謂的夢境中有。

或許有人會覺得,好比剛剛聽到「無常」的道理,聽起來好像是對修行人很重要,這樣子的思維,應該是出家人所具有的。這樣子的想法是錯誤的。無常不單單只對出家人、修行人很重要,對在家人也很重要的。並不是身為在家人就不用思維,只要懂得思維無常,那麼無論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困境,都能站在「萬事變化無常」的角度中觀看,也不會受到外境的遷轉而生起種種煩惱。再來是第三個中有-禪定中有。

何謂「禪定中有」?通常禪定中有並不是每天都遇得到,一般來說,除了投注諸多時間於修行上的人以外,並不會莫名其妙的就進入禪定中有,這是只屬於專注於禪定當下的修行人才會發生的。

禪定中有所描述的,就是日常生活中,「心」會因為外在的事相而影響,普通凡夫的心,清醒時會受到外在事物的影響。這並不像夢境中有中,如夢的幻化影像。因此,禪定中有的心,是透過禪定的修持,在得到定境之後,亦即入定之後才會發生。此種入定的心,本身好似十分明朗的虛空,心非常之清明;又像是分外沉靜的大海,一般所看到的大海,表面上都還有波濤,然而海平面下是十方沉穩的。因此,形容禪定當下的心態,就好比是晴朗的虛空、穩定不受動搖的海底。這樣子的心,由於十分專注於某一境界中禪修之故,而不受外境所影響,有時候則以「不為諸賊所到」來形容。通常如果有些比較珍貴的東西,會受到盜賊奪取;然而禪定的心,由於非常專注於某一境界中修持,任何外境都無法使其散亂、流落他方,非常穩固。這樣子的禪定中有,就是指透過修行,而這「修行」,開始時也要依止一位真正有道的法師,依止一位真正有德政的上師,聽取如何修禪定的口訣,得到之後,如實修持,才有辦法入定。一般人若是亂修持,也不可能得到禪定的定境。

依止善知識並獲取口訣後,只要將心專注於其所教授的,不論是內心上的專注,或是口訣上如何觀修,按部就班地修持到某個層次時,心會摒除所有外緣,專注於內心的某個境界中,這個境界的當下,就是禪定中有。

禪定中有對於修行者來講非常重要,對於一般人也是有許多幫助。最近有諸多外國人,漸漸有了禪坐、打坐的風氣、風潮,這樣的風潮從何而來?很有可能是他們瞭解、聽到一些報導,只要學習坐禪則能夠長壽。當然,這亦不無道理,怎麼說?眾生的身體之中,一日之內有兩萬一千六百個氣在流動著,這些氣如果透過禪定的修持,那麼入定之時,氣會暫時地緩慢下來,有些甚至會停止。停止時,氣不動,就能夠藉此得長壽。一般人於日常生活中,由於有許多外在的事情干擾著,干擾一產生而生出貪、嗔、痴、煩惱等,也會動怒、貪著。這些都會導致「氣」運行得較快,則容易耗損,將來也會因為氣的耗損而無法長壽。

另外,禪定當然不只能讓人得以長壽而已,主要是能使自己在修行上得到種種功德。若是有修持禪定,那麼修持一切佛法的基礎就能穩固,無論是提到菩提心的修持、空性的修持或是諸多的教法,修持時都需要有禪定的基礎。而另一方面,若是有禪定的基礎,也能夠引發一些神通,或是讓自己的心比較柔和、和善,並且修持慈悲心、菩提心時,也能夠事半功倍。不論是佛法上的修持、世俗上做人處事的道理,若能有禪定修持的基礎,都會變的相當穩固,通常若是看一些平常有在禪修的人,言行舉止亦會相當溫和,也不會看到煩惱心貪、嗔、痴念頭的生起,對於修行人來說,這是相當重要的過程。也就是說,如果沒有禪定的基礎,則不大容易專注、不太容易生起功德。因此,平時只要有機會,假使能遇上有修持的師父,就應該向他請教如何修持禪定,如何能夠真正地做禪定修持。得到這些口訣、修行教法後,也應該要時常按照所學到的方法修持。

修持禪定的過程後,心裡很自然地,剛開始雖然沒有入定的經驗,之後能夠入定時,入定的過程中,就是所謂的「禪定中有」。出定後,當然就是平常所做的修行、或是生活上的事情。這樣子的過程,透過禪定的修持,都能夠更加充實不論入定、出定的生活作息。

再來,第四個是「臨終痛苦中有」。前面講過了生處、夢境和禪定中有,所謂的生處中有,是從出生後到未死之前;夢境和禪定都是在這段時間之內。一般來說雖然是分成六個中有,但這禪定中有及夢境中有,都屬於生處中有的階段,因此也可說是分成四個階段。

所謂的臨終痛苦中有,就好比人年老、生病、甚至面死亡,不論是因為老年或是生病而面臨死亡,死亡不過是一個必然的結果。因此,世間上不具足沒有「死亡」的地方。只要活著的,就會面臨死亡,不論是有權者、天人也好,也會面臨死亡。對於這些有權勢的人,他可能有千萬的臣民、千萬的軍隊,各位有聽過哪一位大權者,死亡時能帶走什麼?或是他家財萬貫,也能帶走一分一毫的?不要說是財寶,各位有看過能在死亡時,帶走一針一線?不止如此,有可能在座的各位,今生今世,家世顯赫、親友眾多,是個人口成百上千的大家族。但是,當你面對死亡時,有哪個親人能說:「你可以不用死,我替你」的?

除此之外,這一世所見到,一切美好事物,不論多喜歡,有可能在過世時,順便帶走嗎?一切,不論是財物、親人,或是現今所擁有的權力、地位,有誰能夠面臨死亡時,帶走任何一點一滴的?

既然說現在面臨死亡時,無法帶走任何外在的財物、親人、名聲、地位等,但是生前卻用盡所有精力心思追求,這些追求,到頭來猶是煙消雲散。而不知道今世所付出、所追求的代價,其實將來都是一場空,猶是不斷執迷世間一切,執迷這一切都是自己之所需,想要賺錢、想要照顧什麼等,這些做法,面臨死亡時,都只是回憶、過程而已。面臨死亡時,只剩下自己。

因此,在臨終痛苦中階段時,應該要瞭解在死亡的過程中,將會發生的事情。其中更應該瞭解,人死後,一無所有。若能做好準備,那麼面臨死亡時,就可以無有恐懼。許多修行者,一旦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時,都能坦然以對,不似一般凡夫會害怕、恐懼,心裡感到無限的孤單等等;甚至,知道這件事後,也懂得用什麼方法修持。因此,常常能夠看到、聽到一些修行人往生後,從外面來看,是以經斷氣了,但是心還是能夠專注於禪定的當下;好比有些修行人圓寂了,卻是以坐化、禪坐的方式,有人坐七天、十幾天等的境界。這都是代表著,生前相當精進地修行。

臨終時,相當重要的一件事是,一定要放下這一生中,一切貪著。好比對親人、財務、所擁有權位名利等等,這些東西,反正都帶不走,而臨終時,卻還其生起貪著心,就會因為這一點點的貪著,而讓輪迴給束縛住。通常,臨終時,人的心識,很容易受到外境的影響。很可能在臨終時,會生起捨不得家人、孩子、自己的財務等等的心,只要心裡還有那麼些貪著,就會因會這點煩惱心,而導致自己因為貪著而輪迴。

因此,臨終時,要相當地小心,不要生起對任何事物的貪著。要如綁住禿鷹、大鵬鳥般,這些具有巨力的鳥,若是一解開繩子,牠們就馬上飛得又高又快;要學習獲得自由的鳥一樣,一有機會,便展翅高飛。所以說,處於臨終的階段時,如果還為種種世俗事所羈絆、束縛,心就會綁在這個世間當中,而繼續輪迴、流轉。臨終時所要注意的,就是放下萬緣。

臨終痛苦中陰的修持法,可以透過破瓦法,亦即一般所說的轉識法(遷轉意識的修法)。這個法,是讓一個生前沒有花很多時間於修行上的人,能夠往生淨土的修法。一般來說,若是生前有機會修行,通常只要按照正確的口訣,觀修五天至七天,就能看見如插吉祥草的徵兆顯現。只要生前曾經修過、曾有徵兆現前,臨終時,就能運用此法解脫。此法能夠讓修持者,容易地往生至西方極樂世界,因此在修持時,觀想阿彌陀佛於頂上,再透過破瓦法的觀修練習。而在臨終時,應當是在外息已斷,內在的心還未脫離肉體,此時來做破瓦法的修持。若是心已經脫離肉體,如此,修破瓦法就沒有用處。而如果在心未真正的斷氣前修持,那就可能犯下殺生罪業。因此,要抓住修持的時間。

破瓦法,剛剛說是個容易讓人往生極樂世界的法,原因是什麼?根據阿彌陀佛的願力,阿彌陀佛的願力能使普通凡夫眾生,帶業往生,前往淨土。若是其它淨土,就沒有這麼容易了。好比東方金剛薩埵現喜淨土、南方寶生佛的淨土、中央毗盧遮那佛的淨土等,這些淨土,通常都是要本生在生前,已經是出家人,具有相當清淨的戒律、精進的修行,甚至已得證的菩薩,才能往生這些淨土去。但是阿彌陀佛的淨土比較不同,就是因為他的願力,而能使一般沒有修行、也不是出家人者,生前持戒不嚴、未有苦行修持的人,透過阿彌陀佛的願力,也能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。因此,修持破瓦時,觀修阿彌陀佛的道理,就是如此。

若是生前有修過破瓦法,也獲得徵兆,那麼臨終時,只要回憶修法,加以運用之,便能往生淨土。而生前沒有如此修持,就得請具德上師、金剛師兄弟,在自己臨終時,替自己修持,導引往西方淨土。這樣子的修法,須是對其具足信心的上師,或是彼此之間誓言較為親近的金剛師兄弟才行。所謂誓言較親近,是指平常相處還不錯的意思。

修持破瓦法時,若是生者要替亡者修持,就須以較為恰當的方式。一開始要告訴他:你已經處於死亡的過程了,這之間你會有什麼的恐懼,但是不要害怕,要對三寶有信心,透過三寶的加持,你就能往生淨土;要對阿彌陀佛有信心,相信阿彌陀佛會來接引你等等;以這樣的方式,佐以柔和的話語引導,幫他觀修破瓦法。只要時機恰當,臨終時,就能獲得接引。

若是於臨終階段時,懂得修持破瓦法,則能容易獲得解脫、往生淨土。然而,大部份人都不知道,自己壽命有多長,臨終又是什麼時候來到?因此,生前便要稍微瞭解,如何判斷自己何時將死。有幾種方法可以判斷,好比透過瞭解夢境,或是白天也可以觀察,看看自己是不是將要往生了。方法運用得當,修持破瓦法才有幫助。

所謂死亡的徵兆,像什麼?好比瞭解夢境,入夢時,看到自己身上穿著黑衣,或是走在往下的山路上;或是倒騎驢,面南而走;或是夢到自己遭人殺害等等,若是看到這些夢境,就得要警惕自己,這都是死亡的夢兆。當這些夢兆發生時,並不一定表示大限馬上就到。通常,在西藏,若是有人看到這些夢兆,則要修持添壽法,以求增長壽命。此種修法,若是你命不該終,則能夠藉由修法而延長三年的壽命。當然,修完之後,就不會再做這些夢。若是修過之後,卻還是做著這種夢,而繼續修法,三次之後,若仍做著這些夢,則表示自己真正要走向死亡了。此時,該當提醒自己:要面對死亡了,千萬不能對世間萬物,生起貪著;要生起往生淨土的信心,並祈求阿彌陀佛的接引,放下萬緣,放下一切現世貪著,對三寶生起信心,誠懇請求阿彌陀佛來帶引自己;之後,在一個恰當的時機修持破瓦法,自己、請他人修都可以。如此一來,則能渡過臨終痛苦中陰。

死亡的過程中,會有分解的過程。這樣的過程,是因為身體本是由地、水、火、風這四大所組成。人死亡的過程中,會發生這四大慢慢分解消融的過程。第一個就是地大分解。

所謂地大,就是指肉體,或是具有堅固性質的骨頭、皮膚、肉等。地大的特質,即能夠支撐身體。地大分解時,臨終者會感覺身體沉入地底,沒有支撐的力量。

再來是水大分解。水大是指身體裡流動的部份如血和汗。水大分解時,會感覺慢慢的沒有水分,口乾舌燥。

火大代表的是身體的暖度;臨終者進入火大分解時,身體會逐漸失去溫度。

最後是風大分解。風大身體本身所流動的風,即帶著身體流動的氣息,分解時會顯現出,越來越無法吸氣,只能不斷吐氣,直到吐出最後一口氣。這時,就是「斷氣」,這就是一般醫學上所指的死亡,並不是真正的死亡。

其實,當風大分解完之後,亡者的心,還有一些過程。

首先,氣斷齊後,心仍在身裡進行者修溶、分解。剛開始由自己的頂上,白菩提會下降;之後會見到白色的景象,亡者所見,都是白色。接下來,在臍輪的紅菩提會上升,此時會看到紅色的景象。之後,紅白菩提會溶合,此時就會看到黑色的景象。但是,對於普通凡夫眾生,其實不能說是看到,應該是類似昏迷,無有覺知,這樣的情形,會持續三天左右。然而,對於修行者而言,由於生前平日有禪定的功夫,對自心本性亦有足夠的認識,一般來說,不會昏迷,而是在進入此一階段時,會認知自心本性。而後會安住於本初的阿賴耶識中,於死亡的光明裡禪定。因此,普通人與生前具禪定功夫的人,是相當不同的。

再往下,亡者會逐漸恢復意識。其實他已經死亡了,只是現在會有個恢復意識的過程。等他意識清醒後,才會發現自己暈倒、睡著,甚至已死亡,才會慢慢地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。

因此,禪定中陰是指透過禪定的修行,令自己習得以今生修持禪定。另外,在臨終痛苦中陰時,需認知人於臨終時所將發生之經過。

人在進入死亡前,要先做好準備;好比生前練習破瓦法,臨終時祈求三寶,祈求阿彌陀佛,並將這一生中所修持的口訣記在心裡,再配合對中陰的認識,如方才所說人在臨終時,將發生何種情境,有地水火風分解的感受等等。知道這些臨終之過程後,加以掌握,修持時知道每個階段會發生的情境,死亡後,進入待會要講的法性中陰時,即一般所謂的中陰,會見到哪些景象等;見到這些景象時,由於生前已經知道、已經聽過這個教法,知其發生過程,便不會感到恐慌,而以修行的方法看待死亡,並利用臨終的過程,佐以種種修法,而得以往生極樂。

由於在世時已有諸般修持,見到法性光明時,即能看見自己心中之法性生起,而能以此入定,一旦能入定,在這個階段就能得到解脫。然而,一般眾生或是修行不夠見地者,無法發現。因此,對於一般人來說,在此時會驚醒,而感到恐慌,不知發生了何事;接下來就會看到中陰裡種種的變化。

處於法性中有時,剛開始,會見到有如在日間的萬里晴空,無雲無霧等,所看到的一切,非常清澈。但是,這不是像日正當午時所見到的天空,而是太陽剛昇起時的樣子。接著會現出兩道光芒,一白一紅;這兩道光是從自己的心中射出,好比雙眼,一左一右,從裡面射出來,不是從外在而來;右眼射出白光,左眼射出紅光。一旦自己看到這樣的情境,知道這是由己心所射出,這之中其實有個涵義在,這代表著佛的自性。右眼所見到的白光,所代表的就是普賢王如來;左眼的紅光,就是普賢王如來佛母的相。此相一現,你若能瞭解這是從自心本性所現出,此時就能得到解脫;假使沒有,再接下去會再現出五道光,好似圓圈一般,現出五種顏色,即紅白黃綠藍。這五種光點顯現時,按理說,裡面有五方佛,即中央毗盧遮那佛、東方不動佛、南方寶生佛、西方阿彌陀佛及北方不空成就佛;這五道光即代表五方佛。一般來說,若是在世時有修行,便能看得到,並且清楚這是由自心本性顯現出來,在這境界中能夠看得相當清楚。而自己若是在這個時候能清楚這個現象,非是外境,亦無所懼,瞭解這是自己心的自性所顯現出,熟知自心本身就是五方佛,明心見道後,就能瞭解所有一切佛及一切佛的功德,本身就是在自己內心自性裡了。這個自性平常看不  到,所以才會輪迴;一旦看到、瞭解,就不再輪迴。因此,在這個階段,所謂的法性中有,即是中陰之意,在此時即會顯現出來;一旦顯現出來,自己不會畏怖,了知這是己心所現,此時就能得到解脫。一般人若是不能知悉這一點,會覺得相當可怕,因為他所看到光芒相當熾盛,好比在世時無法直視太陽光一般;而且,在此一階段中,亦會聽聞有如雷擊之巨響,令自己相當害怕。因此,由於這些景象聲音,令自己心生恐懼,則生起閃躲之心,一旦閃躲,則看不到五方佛。這個景象停留的時間相當之久,但是若是己心不了解這是自性所現,這景象將在瞬間消失。   接著一連數日,都會出現不同的諸佛菩薩,大約前七日都是一般所謂的寂靜尊,相當莊嚴,好比平常看到的諸佛菩薩的聖像;接著會看到的是較為可怕的,即一般所謂忿怒尊。忿怒尊的外貌看起來相當猙獰,有些是人的身軀、動物的頭,牛、馬、羊等等;忿怒尊加起來共有五十八尊,寂靜尊則有四十二尊。

寂靜尊或忿怒尊現前時,假使自己本身在世時有修行,並且瞭解人過世後的過程、中陰時會遇到什麼景象等等,都曾經學習過,並且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法門觀修,令諸佛菩薩現前時,自己能夠知道;由於自己平常修行已具足,兼且能看到這些佛菩薩,那麼,在中陰階段看到時,由於平常已經看過了,心裡則不覺畏懼。

在世時,若能透過修行,時常祈請三寶、上師的保佑,希望能在自己往生後,知道每個階段的景象,知道處於中陰時所將看到的像等等。最重要的是要了解這些景像等等,都是由自心所生,一旦不覺畏怖,則能於此知悉自心本性而得解脫。

然而,若是在世時無法如此修行,或是無法有如斯修行,那麼在往生前,便要祈請上師,或是具道道友等等,請求他們在自己將要往生之際,引導自己,以祈若是自己沒有能力發覺處於何階段、何過程中、發生什麼事等等,請他們按著經典所說,解說給自己聽,告訴自己在什麼階段、會看到什麼景像、會遇到什麼事,所看到的又是代表什麼意思等等,不要驚慌煩惱;看到一些不一樣的景像時是代表什麼意思,好比方才所說的五道光,由上師或道友告知自己,這一切都是自心本性所顯現的,不需害怕等等。與一般科學不一樣的是,這裡所謂的心,大概是在心臟正中間,有如一粒米的大小,名謂「不死明點」,一切心之顯相,皆由此出。

所有心的念頭、感覺都是由這個明點所顯現出,在世時並不會有所感覺,然而,過世後,則會由此顯現出自己將所看到的一切景像。

心的意識仍存於肉身時,即由方才所謂四十二本尊和五十八武尊,即寂靜尊和忿怒尊,他們顯現的時間相當的短,除非在世時有修行,一看到這文武百尊就知道是諸佛菩薩的景像,一般人則無法瞭解。修行者於此階段,能夠於其境中禪定約五天之久,當然更短更久者皆有,然而對於一般人,這個景像只顯現一天,甚至半天之久。經過這個階段後,心的意識則脫離肉身,進入中陰階段。前面階段是為法性中有,現在則進入存在中有,即一般所謂的中陰。

處於中陰階段,一般前期有將近廿一天之久,會先看到寂靜尊,若是於此階段中認不出來,往後要認出就不那麼容易,而之後會看到忿怒尊,往往令人心生怖畏。因此,在世間的修行,則當時常觀想觀世音菩薩、阿彌陀佛、藥師佛等等,若有機緣則持唸咒語。為什麼要做這些修行?主要是因為在這個階段中,由於已經知道自己的死去,會生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恐懼感,如果唸持佛菩薩聖號、咒語,祈請佛菩薩之救渡,於此階段中,自己有如在受苦,心中會顯現出許多的妄相,如果在此時祈求自己平常修持的佛菩薩救渡,則佛菩薩即會與自己相感應而在此階段中現身,解救自己。因此,為何平時要多唸持聖號咒語,其意於此。

因此,四大分解後,人正式死亡而進入法性中陰,於此階段中,心脫離肉身後,則會見到中陰的景像。平日修行時,所需要準備的是將來在法性中陰中,看到什麼像、聲音等等,都不要害怕,馬上知道都是己心自性所現,不需害怕,則有機會能夠解脫。

接下來,則是講解「存在中陰?。

方才講到,一旦心自肉體離開後,即會進入「存在中陰」的階段。

於存在中陰的階段中,亡者會看到一般人所見不到的景像;好比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了肉身,看自己的時候,會覺得身體便得較為灰暗,當然這不是肉身,只是一道稍稍暗沉的光芒。在這之間,他所看到的也是一片黑。處於存在中陰的眾生,一般人看不到,只有具德的修行者才看得到,不過,這些眾生卻見得到也聽得到其他人(陽間人)。

在此時,自己已經剩下心的意識,因此,想到什麼,就會看到、去到什麼地方,除了有些地方外,只要一想到就能去;這些地方,第一個就是經典中記載著,佛陀成道的地方,即菩提伽耶的金剛座;另一個就是母胎,一旦現在他的因緣具足,將要投胎至下一世,並非是自己能夠決定去留的。除此之外,只要他想去哪就能去哪。當然,也並不是隨心所欲。處在此階段者,一樣有煩惱、貪瞋痴,因此依然會受業力牽引,這些煩惱三毒一現起,則將看到許多景像而隨之前往。對於處於此階段者,由於其心之煩惱,而時常去到令人心生恐怖的地方,好比在懸崖旁,自己將墜不墜地站在一旁;他常常會覺得自己掉了下去,並且會看到掉下去的地方有紅色、黃色、黑色、白色的土,這都是因心的貪瞋痴而顯現。甚至還會看到地、水、火、風所生起的天災地變,好比地震、地陷等等,讓他看了非常害怕;好比水災、海嘯等等,將要淹沒自身;或是目光所及,盡是雄雄烈火;風則是好比龍捲風一般。這些地水火風的像,都是因為亡者心中存有地水火風的氣而引起。於此階段,亡者都具有一些神通,這並非是藉由修行或證悟而得來,乃自然而有。

這種神通,讓他能夠看到世間的人,知道人心裡在想什麼、說著什麼話。其實亡者常常會待在生前的環境、親朋好友之間。因此,只要有人提到他,提到他過世了,這亡者一聽到會相當悲傷;聽到別人說自己的壞話,也會很憤怒;聽到兒女為了財產而吵架、聽到未亡人等等,說起他在世前的為人、閒話。亡者一聽到這些會,會覺得相當難過,尤其是處於中陰階段時,感受更是在世時的好幾倍。還有一點,身於中陰的眾生,會看到另一個亡者,但是一般人、沒有修行的人是看不到的。在中陰階段者相當孤單,沒有像在人世間的朋友可以相處,接下來要到哪裡去,他們也不知道,因此,在中陰階段者,他們所受的痛苦是相當巨大的。

一些亡者並不知道自己已經過世了;處於中陰階段時,他會突然清醒起來。這時的他雖然清醒了,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,回到家後,還會看到家人、朋友,看到他們在家裡來來去去,亡者此時會想與他們打招呼,卻發現其他人都不理會他;好比吃飯時,看得到每個人在吃,但是其他人卻對他不理不睬;這些他都聽得到、看得到,只是他說話沒人聽得見,他走過來也沒人看得見他,根本不曉得他就在身旁。

之後,亡者才會慢慢發覺自己是不是已經過世了?假使亡者自己有這樣的感覺,他們會自己走到水邊,看看水中的倒影,是不是看得見自己;或是在陽光、月光下,發現自己沒有影子。這時方相信自己已經死去的事實。只不過,他會覺得很不甘願:自己怎麼突然死去了?他會想在留在這世間,因此四處尋找自己的肉身,據說,為了要留在這世間,找到自己肉身後,他們會嘗試九次,想要再進入自己的肉身裡。第九次時,才會瞭解自己已經死去,而且不可能復活。

亡者在世的兒女、親友,通常會想要為他做點事,因此準備了很多食物,想讓他吃,但是這些東西,他沒有一樣是吃得到的。還有人會準備毛巾、水等要讓他盥洗;其實,這些他都吃不到,用不到。一般來說,有個法稱為「燒施供」,意為透過燒與施的動作,會產生一種像,藉此佈施予亡者。一邊燒,會一邊修法,這個法除了有諸佛菩薩的加持,還能藉由唸咒語的力量,使亡者得以吃到食物。因此,除了以焚燒的方式,再加上修法以外,光準備水果、食物、物品等等,他們都是吃不到的。會準備很多東西來祭拜,是因為家人、親人會認為,亡者或許想吃東西,或許需要一些東西,因此會想以某些方式來幫助他,如燒紙錢等等,以令他能收到這些東西。然而,事實上若是沒有修法,沒有經過加持,亡者不可能接收得到。因此,煮再多的食物、準備再多的東西,都是徒勞無功。

對亡者唯一有利益的,是燒施供的過程中,所產生的香味,他們只吃得到香味,否則,亡者會不斷地感覺饑餓。處於中陰時,這些眾生突然感覺到吃不到、用不到,還會看到很多恐怖的景像,因此,感覺相當無助。這些亡者會群聚在某些地方;而他們相遇時,會想:自己在世時怎麼沒有修行、沒有做善業?現在往生後想做善業,已經沒有機會了。因此,這些眾生處於此一階段時,感受到的痛苦,難以形容。

而能為他們做些什麼,才能有所助益?唸經、行佈施再迴向於他;供養三寶、出家人、窮人,佈施放生等等,做功德迴向予他們,這才能利益亡者。光是準備食物、物品,不但亡者得不到,連絲毫幫助都沒有。

若是要為亡者唸經,那麼唸誦時,心中要具有想要幫助亡者、利益亡者的心,假使心中不存此發心地誦經,亡者都能感受到:這個人為我誦經,卻不是真誠、慈悲的發心,並不是真的想來幫助我的。如此一來,反而會讓亡者更加痛苦。因此,若是想為人助念,心裡不能只是為了人情而助念,不能是因為別人來助念,自己不去,好像不好意思似的;甚至不能有:別人怎麼唸,自己就跟著唸就好了,不會唸也沒有關係的想法。此種隨便的作法,亡者都會知道。因此,自己要為他人助念,便該至誠誦念,並祝禱亡者能夠早日解脫;否則,自己所做的一切,對亡者不旦毫無利益,更加深其痛苦。

假使在陽間的人,想做功德或是修法利益亡者,則儘量在其往生後廿一日內實行;一般進入中陰階段的亡者,在三個星期即廿一天內,亡者好似仍然處在未亡之前的環境、習性,廿一天後,則會慢慢有些改變,在這階段中,可以瞭解亡者將投生至何處。亡者在世時,若是造作極大的惡業,在中陰階段,甚至還未到中陰階段,他就會墮入地獄道;然而他若是常行大善業、修行、坐禪,而有一定的境界時,則能往生天界;如若他的善惡業都是相當的大,那麼往生後則將馬上投胎,不是天界就是地獄。

大部份的人,都是會處在中陰階段,在這前廿一天中,感覺上是與在世時很相似;廿一天後,會發現其身體、心念等等,會慢慢變成他將投胎至下一世的樣子。因此,要做功德迴向予亡者,儘量在三七這廿一天裡實施。這期間,不論是為其誦經、助唸、佈施、善事等迴向予他,這對亡者都有極大的助益。另外,藏傳修法中,有個「勾攝法」。

這是指將亡者的魂魄勾攝進來,對其講法,或是以真言咒語加持他,甚至以灌頂的修法,清淨他在世時所做的惡業,這對他有相當的幫助。有些亡者生前並無修行,假使有人在他身亡後為他修持,也能令其往生淨土。這些亡者若是在中陰階段時,有人為他修法,這就好比有個人身體不好,走著走著快要跌倒了,旁邊若是能有個人攙扶著他,則能令其不至跌落;處於中陰階段的亡者,正似一個身體不好的人,極需幫助,而所為他行、迴向予他的善業功德,則好比那隻扶著他的手,對其利益甚鉅。而且,於此階段中,亡者的智力,大約是在世時的九倍,亦即是他在世時對於事情的瞭解程度的九倍;因此,其頭腦反而比一般人還要清楚,其想法、做事的速度也很快。所以於此階段中,若能對其解說佛法,使其修行,而他也願意接受,則能於此階段中,極快的得到解脫。因此在西藏,一般來說,亡者往生後的廿一天中,會修持中陰文武百尊的法。

此法內容,大約是在講述亡者在中陰會見到什麼、會遇見什麼佛菩薩、會有什麼樣的景像、看到什麼時該如何修行等等,如此對亡者唸誦時,他不但聽得到,而且由於其頭腦比在世時清楚九倍,因此,在此階段的修持,比起平常還要快上許多。因此,為何說為亡者助唸,可以助其往生淨土,或是投生至較好的地方去,原因即是此階段的亡者,智識、頭腦非常的清楚,藉由法師的修法、講法,亡者皆能一聞即通,而能有相當的助益。

生前若是有修行,好比時常唸誦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聖號,時常誦唸、祈請,希望能求得解脫、引導自己往生西方淨土,若是生前能好好如斯修持,往生後處於中陰階段時,有時候亦能回憶起自己生前修行的情形;生前若是經常祈請阿彌陀佛,那麼一旦處於中陰遇到一些痛苦時,則會自自然然的祈請阿彌陀佛,而阿彌陀佛則會在此現身,接引自己往生淨土。假使說生前是出家人、修行人,有修持所謂的「生起次第」、「圓滿次第」,這是密宗的修持;若是修持這兩個法門,平常時常觀想自己化成本尊的身形、本尊菩薩的身形,觀想自己所住的地方則是佛菩薩的淨土,如此觀想、如此修持,往生後於中陰階段時,同樣地能以這樣的修行,使自己解脫。譬如說於中陰階段時,觀想自己化成阿彌陀佛或觀音菩薩的身形,一旦按此觀想,則亦能往生淨土。

最重要的是自己需有修行,若是沒有,在中陰階段時,自己依然不知道該如何修行;若是平日有做準備,一旦處於此階段時,由於自己平常已經熟習,也知道自己已經死去,接著該怎麼做這些自己都會很清楚,不會慌張恐懼,不會因由自己往昔所做的業因而控制。

於中陰階段中,若能運用生前的修持,中陰時則能往生,甚而能夠得道。接下來,則會漸漸遇到下輩子投胎的因緣。所謂投生的因緣是指,好比會看到下輩子的父母,你會看到父母在行房;由於處於中陰階段的眾生,會有想投胎的意念,會想到自己處於中陰的階段,將受極大的痛苦,而想要投生。因此將四處尋找,有時則會遇到剛好有男女在行房,若是看到,則會直接投胎;不過,若是投生的地方不好,則不一定是當人。

一般來說,投胎時亦能運用某一個法門,不過這不太容易,之前若是沒有修持,於此階段要運用此一法門,是不容易的。好比現在看到有人在行房,此時不要當成是一般的世俗男女,反之將其想為是佛菩薩的化身;好比在一些經典中提過有男相佛及女相佛;將之當成是佛菩薩一般,以此觀想而投胎,有時在投胎的過程中,亦能往生至淨土,然而,若是生前沒有修持,於此最後的階段要能如斯修行,並不那麼容易。

於中陰時,若看到男女行房,一般來說都會生起想要進去的念頭,然而,此時由於知道自己已往生,會有投生的念頭,並且會想到自己在世時的痛苦,若是再投胎輪迴,又要再受一次痛苦而不想投胎;若是心裡具有此種不想投胎的想法,則不會進入母胎之中。

處於中陰時,會看到、遇到一些情形,可能是代表自己將投入六道。若是看到一些天宮,極其壯麗豪華,光彩耀目的宮廷,而自己若是從此而入,則將投生天界;若是看到一團不甚光亮的光,由此而入,則會投生阿修羅道;若是看到一片雲霧,由此入則會投生人道,即是一般普通人的人道;若是看到很多人執著於某些地方,而自己也由此進入,則會投入有機會得以修持的家庭中,亦即其環境較好,自己會比較有機會修行;若是看到草結茅房而由此入,則會墮入畜生道;而由於中陰階段時,自己會看到許多恐怖的景象、天災地變等,而心生畏懼四處竄逃,此時會看到一些石洞、石縫,若是躲到那裡面,則會墮入餓鬼道;若是感覺有人在追趕自己,或是有畜生跟在自己後面,一樣會生起恐懼,看到縫就會想要躲、要藏,若是看到一些較黑暗的山洞,或是較為晦暗的地方,此時若是由此而入,則會墮入地獄道。因此各位現在聽過後就要將之熟記,一旦將來過世後,由於生前已經聽過而且熟記哪些地方不該去,則當謹慎小心。

因此,處於中陰階段時,前半段若無法修行、無法往生淨土,那麼於後段進入投胎階段時,則要極為小心。於此同時,若能善加利用生前之修行,祈請佛菩薩,專心修持生前所持受的法門。好比生前對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有信心,則誠心祈求觀世音菩薩,令自己不再墮入六道輪迴之中,誠心祈請,佛菩薩一有感應,則會前來接引,不再輪轉六道之中。

中陰階段的過程,好比有條流動的細水,於中途遭受障礙而堵住,無法順利流下去,又如水管堵塞一般;處於中陰階段的修行,恰似將那障礙物清除,使自己能夠順利、能夠往生淨土,甚或投胎再次修行。因此,一般於當投生未投生的時候,假使自己生前有修行,此時運用生前的修持,則能得道。

以上,則是所謂的存在中有,即中陰。

中有的六個階段,若能瞭解每個階段而認真修持,則能獲得解脫。

第一個階段是「生處中陰」,即「生處中有」,即平常在世的時間;最重要的是要瞭解善惡業,要了知修行的好處,生起求解脫的心,於日常生活中,儘量造作善業、斷除一切做惡業的心念。

第二個階段是「夢境中有」,於此階段,要將己心心念轉趨善念;由於人入夢時,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,也無法控制自己要做不做;因此,修持方法,正如前所述之「夢瑜珈」,未入夢之前,將心念轉化為善業,若能懂得在入夢前如此做,那麼於入夢後,所做的夢將趨向善業。

第三個中有是「禪定中有」,此一中有,表示於生前能懂得去修習坐禪、習禪,如何修行入定之方法。

第四個中有是「臨終中有」,則是於臨終時將發生什麼樣的事,好比之前所講的四大分解,分解時會現什麼樣的景象,而遇境時又當如何對治等;對治的方法,好比生命即將結束時,自己就該清楚知道若是心裡仍對世間尚有執著,則該放下,而後運用生前的修持,好比破瓦法,假使沒有,則當殷勤祈求諸佛菩薩、祈請三寶,由於自己將往生,祈請三寶的加持引導,能夠於自己往生後不墮入三惡道;如此誠心地祈請。更甚者,於臨終期間,需當保持心之平靜,絕不能受到任何干擾,甚或發脾氣、發瞋心等等,假使有這些情緒,通常會墮入惡道。因此,於臨終階段中,最重要的是保持心之平和,再運用生前的修行,使自心轉化成為具足善心之念頭,一旦心存善念,則能再投胎做人,甚或往生淨土。

第五則是會進入「法性中有」,此中最重要的是不管自己看到什麼相、遇到什麼事,都要提醒自己:一切都是由自心本性所現出,非是外境之天災地變、怨賊加害等等,所見所聞的一切雖然是相當恐怖,然而這事實上都是由自心所顯現而生,只要放鬆心念,不要畏懼,讓心能安住於不動之境界中,則能速得解脫。

最後第六個階段則是「存在中有」,此時的自己,會遇到許多中陰中會顯現的境界、恐怖的影像,或是看到即將投胎的環境等等,而所需要做的,是讓心能祈請三寶、祈請上師,或是將生前所從事的修行,好比唸阿彌陀佛、修持觀音法門、或是佛法中的任何法門,運用出來,好好地祈請三寶,並且知道於此階段會看到什麼、遇到什麼,好比方才提過的將投生的善惡道,生前熟記後,於中陰時則要小心謹慎,並時時地向自己修行的本尊、菩薩、佛等祈請,使自己能順利往生。